星期二, 9月 26, 2006

顏色

來到台北,和同事一起到凱達格蘭大道去看倒扁集會。計程車司機千叮萬囑不要和人爭吵,不要穿綠衣。這幾天,台灣人對顏色都敏感得很。在南部一些挺扁的集會附近,任何紅色都成了被攻擊的對像。本來是親綠的民視攝影師,只因為穿了紅色風衣,就被打了;紅色的汽車也紛紛遭殃。我和同事原以為身穿黑衣,不會有問題,但又聽聞台灣警察在台南就拘捕了幾十個穿黑衣的,懷疑他們是黑幫。我們為甚麼這樣容易就把一些顏色又或者名詞被一些人所攏斷?綠色是台獨?它也可以代表回教,環保,還有安全!最近有記者問我金馬獎的評判團獎改名為福爾摩沙獎,有人說是台獨,我怎樣看?我只笑說大家不要這樣敏感吧,Formosa 這名詞歷史悠久,不要又被台獨搶去。我們的媒体喜歡標籤人家,把事情簡化,把我們的腦硬化,不得不警覺。
忽發奇想,如果施明德不是選擇了紅色而是深綠或綠色,阿扁可能已經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