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5月 20, 2006

柯賜海


剛拍完戲時,獨自去了台北去衝下一個劇本。早上到新的誠品信義店掃了一堆書後乘捷運回旅館,卻在對面的月台看到了柯賜海。如果你不認識柯賜海,我介紹一下。早幾年如果你有收看台灣的電視新聞,你會發現一個怪現像;每逢有現場直播一些訪問的時候,被訪者又或者記者的身後兩邊總會出現一些奇怪的標語。通常都是對政府又或是一些權貴的批評或申訴。持標語的人總是躲在人身後伸出左右手舉牌狀甚趣怪,頗為騎呢。後來了解,才知道這個持牌的人就叫柯賜海,無黨無派,大概也不會有黨派願意收容。初看他,覺得這人為了出風頭手段層出不窮。尤其看到他駕著他的破車帶著一群小狗和動物(好像還有一頭豬和牛),去請願的時候就更曾讓我笑罵台灣民主怎搞到如此地步。但一次的觀察讓我看到了另一面。
2004年台灣大選,我和一些朋友專程去台灣去體會一次中國人的民主選舉。滿以為可以分享泛藍收復失地的喜悅,怎料卻踫上了陳水扁鎗擊鬧劇,大家都因他的當選而大為失望。接連好幾天,一些擁護泛藍的民眾都在總統府前不願散去。雨愈下愈大,但人群卻沒有散去的意思。大家都擔心這個局面會怎樣收場,希望不會再有暴力的場面,然而現場不見有泛藍的領導層,大家都真是群龍無首,確有隨時一發不可收拾的可能。這段日子,我常緊盯著台灣的新聞頻道,卻讓我留意到柯賜海。每逢有人衝突,每有暴力發生,我都看到他在努力勸阻,人群在廣場幾天幾夜,柯大哥就在那裏幾天幾夜。只見他總是衣衫不整,頭髮散亂,神情狼狽。他不是政治明星,在整個大選報導中,沒有人有興趣提他的名字。當然也沒有人找他發表意見。然而對我來說。我看到了一個不求回報,只是就著自己信念在為人服務的一個人。在這齣阿扁自編自導的爛戲中,柯賜海卻成了我心目中一個重要配角。
那天在捷運,他也是一樣騎呢,但他在我心中的份量絕對不再是小丑了。我真有衝動想走過去,向他說一聲謝謝。不是因為他有多英明,有多能幹,只因為他切切實實的無私奉獻。
側聞他因為在花蓮的選舉失敗而被人拍賣家當,希望他能渡過難關。